一站式漩涡气泵、漩涡风机技术方案提供商!!! Beijing Meiqile Mechanical & Electrical Equipment Co.,LTD

曾排名全球第九的德国风机制造商Senvion竟然申请破产了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4-12 10:50

  4月9日,曾位列世界第九的老牌风机制造商Senvion正式向德国汉堡法院提出破产申请。

  此前一天,这家在法兰克福证交所上市的卢森堡公司还表示:“正在审视所有可能的方案以确保企业继续运营。”只不过,一天之后,Senvion轰然倒塌了。

曾排名全球第九的德国风机制造商Senvion竟然申请破产了
Senvion在2017年时曾是世界第九大风机制造商。    图源:FTI Consulting

  Senvion的倒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2018年夏季以来,在持续无法盈利、长期融资困难、多次交付延迟等众多利空消息影响下,Senvion的股价已跌去了九成以上。

  根据Senvion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为2.21亿欧元,负债却达到12亿欧元,净资产比率只有11%。至于Senvion的盈利能力,公司近四年以来的息税前利润(EBIT)一直都是负数。

  更加火烧眉毛的是,由于风机交付进度一拖再拖,大量无法收回的销售回款以及待支付的违约金,使Senvion目前需要至少1亿欧元资金,才能保持日常运营。

  面对极为糟糕的财务状况,持有Senvion 71%股份的大股东——美国私募股权公司中桥资本(Centerbridge),于2月底和多家金融机构商谈过融资事项,但无一成功。

  过去一年内,中桥资本先后向Senvion增资8000万欧元,希望以此缓解Senvion资金紧张问题,最近一笔4000万欧元的增资于今年1月刚刚到账。

  但仍无法填满Senvion这个无底洞。不愿意再自掏腰包的中桥资本找来了两家美国对冲基金——Anchorage和Davidson Kempner,希望它们为这1亿欧元的窟窿买单。去年,这两家对冲基金已认购了Senvion价值4亿欧元的债券。作为交换,中桥资本同意转让Senvion的部分股权给两家对冲基金。

  反对的声音来自于Senvion的大债主——持有公司9亿欧元债权的德意志银行和巴伐利亚州立银行(BayernLB)。两家银行都希望,在基金公司注资之前先进行公司清算。

  骑虎难下的Senvion最终走上了申请破产之路。

  Senvion官方声称,经营活动暂时仍将继续,但原定于5月23日举行的股东大会和5月15日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将无限期延后。本应于今年2月公布的2018年年报,至今也未见任何动静。

  Senvion会是风电行业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吗?

  去年以来,包括西门子歌美飒在内的多家风机制造商都下调了各自的营收和盈利目标。欧洲风电市场的确山雨欲来,但Senvion的倒下却有它的特殊性。

  隐藏在破产背后的,是Senvion十余年来沉疴的总爆发。

  时间回到2007年,刚刚成功上市的印度风电制造商苏司兰(Suzlon)正在大肆扩张。为了扩大全球市场份额并进入欧洲这个当时全球最大的风电市场,苏司兰收购了Senvion的前身Repower。

  印度人的战略思想十分清晰:Senvion专注于成熟的欧洲市场,苏司兰作为母公司则主打亚洲、美国、阿根廷等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

  这直接导致了Senvion在非欧洲市场的耕耘开始渐渐落后于维斯塔斯、西门子歌美飒,甚至是Nordex、Enercon这类同等规模的竞争对手。

  但2014年开始,欧洲风电市场的爆发掩盖了Senvion“外轻内重”的痼疾。当年,仅德国市场的新增风电装机容量达到了5.18 GW。

曾排名全球第九的德国风机制造商Senvion竟然申请破产了
2010年至2014年,德国风电市场一片繁荣,之后Senvion的息税前利润就连续四年为负。图源:IWR

  2015年,寄人篱下的Senvion终于迎来了转机。受益于欧洲风电市场的景气,看重Senvion巨大潜力的中桥资本花费4亿欧元,从苏司兰手中买下了Senvion。

  和其他精明的私募基金一样,中桥资本原本希望将Senvion上市后套现大赚一笔。为此,中桥资本特意从舍弗勒集团(Schaeffler)挖来了Jürgen Geißinger担任CEO一职。这位57岁的舍弗勒前总裁成功地以每股15.75欧元的价格将Senvion带进了法兰克福证交所。

  Geißinger上任后,Senvion的另一个重要举措是开始发力国际市场。从澳大利亚300 MW的风电场到阿根廷南部50 MW的风电项目,零星的闪光点却未给Senvion的全球市场份额带来多大的增长。毕竟,早已起步的维斯塔斯们此时已开始控制生产成本以提升竞争力,而Senvion的海外业务还在沿用“政令皆出于汉堡运营总部”的模式。

  很快,潮水退去的时刻到来。不幸的是,Senvion是第一个被发现光着屁股的。

  德国2014年修订的《可再生能源法》从2016年开始逐条生效。根据新规,曾经一刀切的固定电价补贴机制,变成了通过招标确定补贴额度的模式。这也意味着,只有竞标价格最具竞争力的风机制造商,才能拿到政府补贴。新规立刻将各大风机制造商拉入了价格大战。

  随着德国政府将精力转移到弃煤赔偿和电动汽车补贴上,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自2014年开始一路下降。

曾排名全球第九的德国风机制造商Senvion竟然申请破产了
欧洲(蓝)和德国(绿)在可再生能源上的投入近年都开始减少。图源:德国之声,数据来源:彭博社

  双管齐下,德国这个欧洲最大、世界第三的风电市场开始萎缩,海外市场的重要性开始凸显。

  与家大业大的西门子歌美飒,以及依靠海外订单和本土裁员继续“苟活”的Enercon和Nordex相比,此前过于依赖本土市场,且没有花大精力在降低成本、优化管理上的Senvion,开始走向下坡路。

  家和万事兴,贫贱夫妻百事哀。

  随着Senvion的业绩一路走低,公司内部的矛盾也开始爆发。据多家德媒报道,CEO Geißinger曾向大股东中桥资本发难,抱怨中桥资本在收购Senvion之后的头几年里,几乎没有投入过任何资金,Senvion不仅无力投入资金进行大规模研发,甚至还出现拖欠供应商款项的情况。

  闹剧最后以Geißinger卷铺盖走人收场。临时接班的原CFO Manav Sharma最终也没有转正,反而一同被扫地出门。今年1月,中桥资本确定由通用电气原高管Yves Rannou担任新CEO,此时,距离公司破产已只剩3个月了。

  “公司订单簿上还有50亿欧元的订单,我们能将公司重新带上正轨。”Yves Rannou充满信心的发言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Senvion会随之而去吗?似乎还有最后一丝希望。

  在Senvion公布将递交破产申请之前,有内部人士向《德国商报》透露,公司在最后时刻又得到了一个融资机会,而“债权人和贷款方正在磋商,申请破产保护只是以防万一”。

栏目导航